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21年03月30日 11:04:08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泪目!禁毒英雄的儿子,也成了英雄…
来源:中国新闻社 作者: 标签:

  一门忠烈 两代英雄

  父亲张从顺在侦办一起跨国贩毒案件时倒在毒贩手雷下。26年后,追随父亲脚步成为缉毒民警的儿子张子权,也在办案期间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因公牺牲……这对英雄父子兵,用生命践行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警种之一——缉毒民警的使命。

  当地媒体发布的《追记云南省牺牲禁毒民警张从顺张子权》的报道,披露了这一门忠烈两代英雄父子兵更多的故事。

图为张从顺、张子权父子。临沧市公安局供图

  “我坚持得住,不要管我”

  张子权是云南省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四级警长,参加工作以来,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荣获嘉奖。2020年12月15日,张子权在专案侦办期间突发疾病因公牺牲,年仅36岁。

  张子权的父亲,是禁毒英雄张从顺。1994年,时任临沧市镇康县公安局军弄乡派出所所长的张从顺,在侦办一起跨国贩毒案中勇斗毒贩不幸壮烈牺牲。此后,张从顺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并被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

图为张从顺。临沧市公安局供图

  “我坚持得住,不要管我,先送其他重伤同志!”这是张从顺生前最后的一句话。镇康县纪委监委派驻镇康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组长鲁玉军,当年是军弄乡派出所民警,时隔多年说起老所长,这位接近知天命的汉子,还是忍不住哽咽起来。

  1994年8月31日晚,在辖区村寨走访的张从顺接到情报:一名贩毒分子携带大批毒品要经过军弄乡轩岗桥。他当即打电话向镇康县公安局报告,随即带领鲁玉军和杨学华两名民警乘拖拉机赶到5公里外的轩岗桥,并与县公安局警力配合,在毒贩必经之地设伏。

  9月1日凌晨1时50分,当毒贩进入伏击圈时,按照预定方案,缉毒民警李云峰首先冲出,抱住毒贩将其掀翻在地,张从顺等6人迅速扑上去协助抓捕,正当众人要铐住毒贩时,李云峰突然大喊:“有火药味!”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在毒贩的左半身下爆炸了。

  顿时,毒贩当场毙命,5名民警倒在血泊中。幸免受伤的鲁玉军打开手电筒,只见张从顺左小腿肌肉被炸掉,血流如注,他急忙解下鞋带为他扎住伤口。张从顺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对他说:“伤着哪些同志?”“不要慌,我伤得不重,你快去帮助其他人”。县局的吉普车开过来时,张从顺坚持先送战友,“不要管我,先送重伤!”吉普车随即送走了两位伤员。第二辆吉普车到来时,张从顺忍着剧痛、强打精神说:“我坚持得住,不要管我,快送其他重伤同志!”吉普车又送走了两位伤员。随后,村民找来一辆拖拉机颠簸着把张从顺拉往医院,最终他因失血过多英勇牺牲。镇康县公安局缉毒队副队长王世洲也在这次行动中壮烈牺牲。

图为1994年送别张从顺、王世洲。临沧市公安局供图

  “受伤的5人中,重伤3人,轻伤2人,张从顺是重伤之一,但他一次次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战友,把自己留在了最后。”鲁玉军哽咽道。

  张从顺牺牲那年,张子权仅10岁。年幼的他哭着说,“我一看见我爹爹的照片,我就想哭。”而多年后,张子权和哥哥张子成、张子兵都继承父亲的遗志,穿上了警服,守护着父亲曾守护的这片热土。

  “更多的时候是顺理成章,没有刻意选择这条路,感觉自己就是要当警察。”在云南省公安厅2020年清明节组织拍摄的纪录片《英雄三子》里,当时还不能露面的张子权曾说道。

  “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一名合格的警察”

  2007年7月,张子权从云南警官学院治安管理专业毕业,当年11月进入临沧市公安局禁赌行动支队。三年多的禁赌斗争中,他先后37次到边境参加专案行动,共参与破获境内外赌博案件23起。2010年9月,张子权调到禁毒支队。从那一年开始,张子权屡立战功、屡破大案,几乎每年都有一个市级个人荣誉。

  “每次出去办案,他都自告奋勇主动承担化装侦查、堵截抓捕等近距离与毒贩面对面交锋的任务。”同事张佳虎说,每次任务,大家都会第一个想到张子权,因为“他办的案子质量很高”。

图为张子权的党员承诺。临沧市公安局供图

  2017年底,在侦办一起生产制造K粉原料的团伙贩毒案中,张子权主动请缨,多次到境外开展化装侦查。最后一次,他和战友在境外原始森林里风餐露宿化装侦查,艰苦蹲守20多天,终于找到了制毒窝点。最终,在公安部统一指挥部署下,抓捕行动成功收网,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0多名,缴获制毒物品40多吨。

  “缉毒工作不仅要无所畏惧,很多时候还要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禁毒支队易制毒配剂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郭华说,案件侦查中,张子权有勇有谋,总能另辟蹊径找到突破口。

  2012年4月,在侦破一起走私运送制毒配剂的案件中,由于信息不精确,货物藏匿地点无法确定。在案件一筹莫展之际,张子权提出:“下货需要找搬运工,我们可以从搬运工入手。”果然,他们通过在一个打零工的男子处获悉的线索,在一个废弃工厂抓获犯罪嫌疑人10余名,缴获制毒配剂100多吨。

  据统计,在近十年的缉毒路上,张子权先后参与侦破公安部和云南省公安厅毒品目标案件158起,总缴毒达20余吨;参与破获制毒物品案件46起,缴获制毒物品1100余吨。

图为纪录片《英雄三子》截图

  面对周围人的提醒——“你父亲都牺牲了,就别干禁毒这一行了”,张子权总是说:“如果怕死,就不会干禁毒。”而在生前接受的采访中,张子权都平静地说:“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一名合格的警察。”

  “还没到休息的时候”

  2020年11月4日,公安机关在公开查缉中,从一辆由边境驶来的商务车上查获一名可疑外籍女子。经检测,该女子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通过审讯,挖出了一个跨境犯罪团伙。更令人不安的是,该女子曾在临沧市耿马县孟定镇与犯罪团伙主要人物共同生活多日,足迹涉及该镇多个地方,若不能尽快破获此案、查清原委,后果不堪设想。

  案情重大复杂,关乎边疆安宁、关乎疫情防控、关乎民众生命安全。孟定镇进入紧急状态,全镇实施封闭管理,全员核酸检测,全面封控边境一线。云南省公安厅指令临沧市公安局立即对线索进行核查,临沧市县两级公安机关随即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几年来第一次申请公休准备带女儿出去旅游的张子权,毅然取消了休假,加入专案组。

  经过缜密侦查,专案组成功抓获了主要嫌疑人,案件取得初步进展。但为了斩断整个犯罪链条、防止疫情扩散,专案组还必须通过审讯获取犯罪团伙上下游信息。不过,由于抓获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先后两组民警对其进行审讯都一无所获。

  这时,张子权主动请缨,负责这位“关键人物”的审讯。当时的孟定,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为防止交叉感染,密不透风的审讯室不能开空调。张子权和战友穿着厚重闷热的防护服和尿不湿,一头扎进审讯室里进行审讯。不分日夜连轴转,与嫌疑人斗智斗勇。

图为张子权在侦办涉疫案件。临沧市公安局供图

  在多达17次的审讯后,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一点点被攻破,如实交代了延伸侦查的关键信息——以打工或婚姻介绍为名,组织驾驶员采取分段运输方式,计划将多名外籍女子绕关避卡骗至孟定镇藏匿,再伺机分批送至内地。

  抓住战机,乘胜追击。为查明该团伙组织架构、利益分配及人员流向等关键案情,张子权争分夺秒,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深入边境一线了解情况,没日没夜地绘制路线图,梳理涉案人员的通联、轨迹、资金流向等线索。在张子权和战友不懈努力下,专案组很快查清了3名外籍无症状感染者、227名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轨迹,找到了窝藏的7名外籍女子。

  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张子权的身体却亮起了“红灯”。同事唐海峰痛惜地回忆说,11月22日晚,刚走出审讯室的张子权脸色发白、直冒虚汗,大家劝他请假回家休息,顺便参加单位体检。他摆摆手说道:“还没到休息的时候,这个案子我更熟,等案件结束再说吧。”

  11月30日,为全链条打击跨境犯罪团伙、彻底阻断疫情内流风险,临沧市公安局抽调20名警力组成工作组,前往安徽省五地开展侦查抓捕。12月1日,张子权与7名战友从孟定紧急出发,辗转临沧、昆明、安徽等地,于3日9时抵达宿州市萧县,迅速与当地警方对接,深入分析案情,周密制定抓捕方案。在当地警方全力配合下,他们在萧县先后抓获涉案人员6名。但是,当地还有2名涉案人员不知所踪。

  “一定要全链条打深打透,彻底铲除犯罪窝点。”此刻,侦办案件就是一场生死时速的较量,张子权不敢有片刻停歇。然而,连续26天的高强度工作,大大超出了他的身心负荷,病魔正悄悄逼近。

  3日晚,结束抓捕工作后,张子权和同事回到酒店,接着继续研究讨论案情。23时许,在长达4个多小时讨论中,张子权突然倒地,脸色发白、呼吸微弱、意识丧失。同事立即施救并拨打120,在抢救40多分钟后才恢复了微弱心跳,但因长时间缺血缺氧,导致大脑严重水肿,持续处于“脑死亡”状态,随后被转至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

  12月15日19时,因抢救无效,张子权极其微弱的呼吸和脉搏最终停止了跳动。

图为2020年送别张子权。临沧市公安局供图

  张子权用生命最后的坚守向党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11·04”跨国跨省区重大涉疫案件中,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7名,查获冻结涉案账户20个、涉案资金157万元,摧毁犯罪窝点6个,彻底斩断了疫情输入内流、蔓延扩散的风险。(字学林 郑宗昌 马燕 段珊珊 )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8 云南禁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80112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