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9年06月13日 10:45:13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午夜“赛车”
来源:云南禁毒 作者:杨汉申 标签:

   “蒙面教唆”、“单线指挥”、“专车开道”、“夜幕狂奔”,这些毫无关联的关键词,全部指向一起贩毒大案。4月7日,云南省龙陵县公安局禁毒民警斗智斗勇,最终破获了这起边境贩毒案。

  文/■ 杨汉申
 
 
  毒我双方边境线上比耐性
 
  4月1日,深圳松岗某厂上班的李大龙因嫌工作辛苦,决定辞职下海。辞职那天,一名外号叫“眼镜”的男子找到李大龙,问其“辞职后想搞点啥?”李大龙答,“想找份不辛苦又赚钱的工作。”“眼镜”告诉李大龙,他有份赚钱信息,就是有一定风险,问其是否感兴趣?
 
  李大龙不知道“眼镜”真名,只知道“眼镜”与自己同乡,以前也是工人,比自己辞职早半年。半年不见,“眼镜”就花钱阔绰,谈吐大气。有人问“眼镜”,“在哪里发横财”?“眼镜”只笑不答。关键时刻,“眼镜”的“主动关心”让李大龙顿时感动不已。
 
  “没有风险哪来效益。”“大哥介绍我创业,我已经感激不尽了。”看到李大龙创业积极性很高,“眼镜”就让李大龙靠近身旁,“去云南送‘货’,送一次‘货’超过你7年的工资。”“哇塞,云南边境真的这么好赚钱?”“爱信不信,你我老乡才关照你,其他人还不想说呢。” “眼镜”卖起了关子。“不信大哥的,还信谁的?”生怕丧失机会的李大龙当即就答应了“眼镜”。
 
  根据“眼镜”的唆使,李大龙之后又找到了发小李桂参与送“货”。
 
  两人密谋后,决定尽快上路到云南。“送什么‘货’,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都不愿意明说。再说,哪有不承担风险就能捞钱的好事?”李大龙归案后交代。
 
  4月1日,“眼镜”与李大龙从深圳回到了贵州老家威宁,两人未进家门,而是在威宁火车站旁某宾馆开房“睡觉”,等候事先约好的李桂。
 
  4月3日,三人乘坐李桂驾驶的白色越野车直奔云南。“按照老板要求,我负责送‘货’事宜,李大龙接‘货’,李桂开车。”奔赴途中,“眼镜”进行了分工。4月4日,根据境外“老板”的导航,三人到了云南省镇康县南伞镇。到了南伞,“老板”分别在三家宾馆开了房间,“虽然开了房间,但你们不能住,你们只能在车上打盹。”“老板”非常小心,电话中反复告诫三人。
 
  按照“老板”指令,“眼镜”躲进了南伞镇开发区某宾馆,李大龙与李桂先是“住进”了南伞镇新城区的安然宾馆,后又转移到老城区天悦宾馆,两人又将车藏到了宾馆50米外的医院。之后就一直躲在车上静候“眼镜”和“老板”的指令。
 
  4月5日,李大龙接到“眼镜”电话,称“老板”要“培训”李大龙,让其到境外“受训”。按照指令,李大龙很快到了缅甸老街某宾馆,晚上8点,一名戴着墨镜口罩的男子找到了李大龙,男子自称“老板”,之后就驾车带着李大龙到大街转悠,一边转,一边对李大龙“培训”,“培训”内容包括“如何甩掉尾巴?”“如何临危不乱?”“如何保持联系?”等。
 
  “培训”完后,“老板”递给李大龙5000元路费。“货”送何处?“老板”没讲,只是让李大龙静候“眼镜”的指令,“‘老板’一直用口罩墨镜蒙面,看不清模样,只觉得‘老板’的中国话很流利。”李大龙事后交代。
 
  第二天,李大龙根据“眼镜”指令,到一个边境村庄接到了“货”。“货”就放在路边,装“货”后,李大龙返回天悦宾馆等待出发指令。
 
  “毒贩的踪影其实始终没有逃离我们的视线。为人赃俱获,专案组兵分两路,在一直跟踪这些成员的活动踪迹。”副大队长小黄介绍。毒贩不住宾馆,民警就化装成路人、小贩24小时监控跟踪。在两天两夜的跟踪监控中,民警没有眨过一下眼,没有吃过一顿完整饭,小黄说,“到了案件最艰难的时候,就看毒我双方谁更有耐性。”
 
 
  狂奔越野车被逼停在公路上不能动弹
 
  “注意,两辆越野轿车开始出城,第一组民警到两车的前面,负责前方拦截,第二组民警跟踪追击。”7日凌晨,参战民警的手机纷纷传来了指挥员的命令。命令下达后,南伞至永德的边境公路顿时尘土飞扬,刹车声尖叫。夜色虽然昏暗,但依稀看到送“货”车狂奔的魅影。
 
  从送“货”车狂奔的踪迹看,前面车辆是一辆开道车,紧跟其后的是送“货”车。南伞至永德的边境公路盘山而绕,弯多路窄,既不能被送“货”车发现,还要不跟掉目标,驾驶侦查车的小鲁、小庄不停地变换档位,死死咬住狂奔送“货”车。“一旦离开边境线,就可以选择破案时机和破案地点。”手机适时传来指挥员的命令。
 
  “报告,送‘货’车即将驶过小寨路段,那里路窄弯急适合打阻击,是否在那里设卡拦截?”
 
  “同意,为减少对抗力量,暂时放弃开道车,控制住送‘货’车后,再对开道车进行追击。”
 
  凌晨1时,请示声、指挥员的命令声在夜色中来回传递,2分钟后,前方侦查车在放走开道车,之后,突然将车斜停在勐堆乡龙南公路小寨路段一弯道处,随着一阵刹车尖叫声,狂奔而来的送“货”车被迫卡在了侦查车右侧,未等送“货”人明白过来,后方侦查车就死死顶在了越野车的左侧,“抱头!下车!”“开门,警察!”刹车声、喝令声、哀叹声顿时相互交织,破案现场充满正义和威严。
 
  “叫什么名字?”“李大龙。”“李桂。”“车上装什么?”“老板的‘货’。”一问一答,简单明了。不到1分钟,禁毒警就控制了破案现场。民警当场从白色越野车后排座位查获毒品可疑物38.45公斤。控制现场后,民警再次对开道车追击,可惜,由于山高林密,岔路众多,开道车早已不见踪影。通过盘问,民警得知,开道车是一辆云A牌照越野车,驾驶车辆的就是团伙成员“眼镜”。
 
 
  是20万元雇佣金毁了我一生
 
  “是20万元雇佣金毁了我一生。”归案后,李大龙、李桂非常沮丧,两人很快交代了送“货”的事实。李大龙交待说,根据“眼镜”唆使,“货”送重庆,事成后,两人将各自获得20万元雇佣金。据李大龙交代,他对“老板”蒙面接洽、举止谈吐、做事严谨的风格很欣赏,认为这种做事风格,送“货”不会“失手”。让李大龙、李桂两人料想不到的是,就是他们的这份“自信”才让两人走进了看守所。
 
  目前,两名嫌疑人被刑事拘留,“眼镜”和“老板”正在警方的布控中。(案件嫌疑人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8 云南禁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80112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