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20年01月16日 11:04:07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边境缉毒"闪击战"
来源:云南禁毒 作者:杨汉申 标签:

文/■ 杨汉申

  2019年12月6日,经过4天3夜周旋,云南省龙陵县公安局禁毒民警在临沧市沧源县破获一起特大运输毒品案,抓获嫌疑毒贩3名,缴获冰毒133.2公斤,扣押车辆2辆。该案刷新了云南省保山市2014年以来单案缴毒数最高记录,缉毒斗争战果实现新突破。

  贩毒马仔与禁毒民警“躲猫猫”
 
  2019年9月中旬,境外“生意老板”老k出现在临沧市某地公安卡点附近村寨,民警发现,老k此时已有三次遥控“贩运违禁物品”记录。专案组推断,某地公安卡点有“边关铁卡”美誉,好多毒贩就栽在那里,老k在卡点附近村寨活动,很有可能“考察”贩毒线路。
 
  民警后来获得的信息验证了专案组的判断,民警发现,老k控制着一个贩毒团伙,该团伙多次从临沧某边境小道贩运“违禁物品”到内地,同时获悉老k近期有贩运大宗毒品的线索。获此线索后,龙陵公安局禁毒大队立即组织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
 
  12月2日,通过对老K活动信息分析,民警再次发现,一名童姓男子与老k接触频繁。“立即调查老K和童某的活动踪迹,为破案提供依据。”接到批示后,专案组立即指派民警小伟、小涛赶往临沧某镇开展工作。
 
  为获悉两名毒贩的活动踪迹,两民警在相关部门支持下,时而扮作进城农民工,时而装成外地游客,两人走巷道、串小区进行追踪排查。12月3日,两人发现,老K临沧某镇某小区内有一套固定住宅,平常以“沙石生意”作掩护,长期依托境外遥控贩毒。
 
  进一步调查得知,居住临沧某街道的童某是老K团伙的主要干将,曾以“配套资金”为由拨款给童某购买运毒车辆,同时唆使童某发展下线运毒马仔。为躲避侦查视线,老K同时“简政放权”,默许童某自行决策“考察使用”下线马仔,老K自己一般不与底层马仔接触,运毒事宜则通过童某来完成。
 
  12月3日,老K突然失踪。另外一组民警调查发现,主要干将童某此时出现在离临沧某镇200多公里外的沧源县城。根据这一状况,专案组断定老K贩毒活动开始了。
 
  “小伟、小涛,你们两人连夜从某镇赶赴沧源县城追踪童某活动踪迹,其它小组最快速度赶往沧源。”专案组长发出了第一道命令。
 
  小伟、小涛两人赶到沧源已接近凌晨2时,为查到童某活动轨迹,两人依托上级提供的线索,在沧源县城展开了追踪调查行动。凌晨4时,两人终于在沧源县康乐宾馆发现了童某的住宿信息及车辆号牌。通过童某住宿信息,民警还发现童某发展的两名下线马仔:董老大、董老二。
 
  为防止“目标”逃离视线,康乐宾馆停车场此时增加了两名“看护工”,童某驾驶的越野车开始被民警24小时“看护”。12月4日,其余小组陆续抵达沧源县城开展案件调查工作。
 
  12月5日,三名毒贩突然驾车离开宾馆。“老鼠出洞,请指示!”民警报告。
 
  “目前无法确定越野车上是否有‘货’,你们要实施交叉跟踪,防止目标消失。”手机再次传来专案组长的命令。
 
  驶出康乐宾馆的越野车一直在沧源县城蛇形运动,“注意,目标在有意试探身后有无尾巴,各组要创造机会,掩护友邻车辆进行交替跟踪。”专案组长的命令一直在民警的手机上响着。10多分钟后,越野车进入沧源县城翁丁原始部落公园,童某等人与民警玩起了“躲猫猫”游戏,为防止童某猜疑,跟踪车辆只好在公园门口“抛锚”。
 
  1小时后,坚信甩掉“尾巴”的越野车再次返回宾馆。
 
 
  破案现场上演破案“闪电速度”
 
  6日清晨6时,天色昏暗,气候十分寒冷,尽管民警冻得浑身发抖,但大家一点也不敢大意。几分钟后,童某三人突然走出宾馆大厅坐进了越野车。1分钟后,越野车发疯似地驶往县城沧源中心广场。
 
  越野车驶进广场后,停在了广场中央某酒吧门口,坐在越野车后排座位的董老大、董老二迅速下车躲进一旁的一辆小型卡车上。尚未熄火的越野车又一次向城外边境小道急驶而去。“根据分析,越野车此时一定前往边境接货,大家要百倍警惕,严防目标脱逃。”严防死守命令一道接一道下达至每个参战民警。沧源广场到边境线不足8公里,所有路口布满了一双双警惕的“眼睛”。
 
  10多分钟后,越野车再次返回广场,董老大、董老二此时正焦急万分等待越野车返回,看到越野车远远驶来,两人暗暗窃喜。就在两车即将交汇时,藏在暗处的民警突然喊着口令将现场包围起来。眼看情形不对,董老大、董老二立马就傻眼了,发觉形迹败露的童某则紧闭车门拒绝就擒,“开门,下车!”“再不开门,就强攻了!”警告声、攻击声、哀鸣声交织在一起,现场喊声震天,威严生辉。“闪电速度”持续上演近半分钟左右。
 
  片刻后,越野车车窗被砸烂,童某被民警拖下越野车,正在发愣的董老大、董老二也被民警按翻在地。其余民警从越野车上搜查出用麻袋装着的毒品。通过事后称量,民警搜查出的毒品均为冰毒,净重133.2公斤。看到上百公斤毒品被缴,3名毒贩顿时就吓得瘫软在地。
 
  为偿还债务走上贩毒不归路
 
  通过审讯,童某等人立即认罪伏法,3人交代了替人贩运毒品的事实。
 
  据3人交代,童某早年做工程时就与境外“生意老板”老k相知相识,当时两人仅限于朋友关系。几年后,童某的工程资金断裂。为帮助童某“走出”困境,老K主动帮助童某“找”出路,但前提条件是,童某须为其雇人送“货”至内地,“开始送货时,都是些香烟及一些未经检疫的牛肉,感觉也没任何危险,随着送货次数的增加,胆子也就越来越大。”童某交代。
 
  为扩大“业务”范围,多次安全送“货”后,习惯指挥他人的童某又将董老大、董老二发展成自己的下线,董老大、董老二属于弟兄关系,与童某有亲戚关系,童某幻想自己当二老板发财。
 
  “由于董老大、董老二与我是亲戚,用起来顺手,再说,有好处就得互相照顾。”将亲戚拉下水的童某根本就没有负疚感,反而理直气壮地这样说道。
 
  为促使两名亲戚死心塌地为其服务,童某还“请示”老K,帮两名亲戚买了1辆运“货”车,日常生活消费也由童某自己承担。
 
  看到童某“业绩”不错,老K对童某也就越来越放心了。几次送“货”后,老K又一次蓄谋做一桩“大生意”。为防止这次“生意”出差错,老K还制定了许多苛刻“条款”约束童某。比如,“谈生意须用方言”、“请示报告必须用暗语”等等。
 
  机关算尽换来卿卿性命。老K的贩毒阴谋仍然未能得逞。12月6日,禁毒民警闪电破案将3名毒贩抓获归案,贩毒车辆和上百公斤毒品被及时收缴,老K也为此登上了民警破案追逃的名册中。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8 云南禁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80112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