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20年07月24日 16:42:52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江底"红蓝争锋"——这里没有黑夜与白昼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汪波 标签:

  鲁甸县江底镇是滇西和昆明进入昭通的必经之地,是滇西地区向内陆城市渗透毒品过境的重要通道,这里被称为中国内陆缉毒“第一道防线”。

  2000年,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成立,并在江底镇正式设卡缉毒。20年来,这里成为让贩毒分子闻风丧胆、难以逾越的“天堑”,更是许多省市缉毒民警历练的一块“磨刀石”。

  7月,这块“磨刀石”再次砺刀,2020全国公安机关红蓝对抗毒品公开查缉大比武再次把战场摆在乌蒙峡谷里。

  分为3个班次 5个战队开展循环查缉

  7月13日,昭通,阴。

  9时,从昭通城区出发,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江底镇。瞬间就能感受到峡谷地带的闷热。

  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简称江底检查站)就在江底镇服务区。

  眼前,数十辆车正排队接受“安检”,左侧临时帐篷上方,一面红色“缉毒”战旗迎风飘扬,帐篷内摆满了各种毒品检查设备。

  旁边,一名民警手持微冲枪,眼睛不停地环视着待检车辆、人员的一举一动。

  “好威风。”一名媒体同行说道。在他前方,20多名身着警察执勤服及浅绿色警用反光背心的民警正在对每一辆车进行全方位检查。

  11时30分,已到午餐时间,车流量逐渐增多,查缉民警谁也没有因为“饿意”而离开。

  “师傅您好!请熄火并出示证件接受检查。”这时,一辆白色轿车经过检查站时,天津战队的天津市和平分局民警刘成主动站到车前,敬了一个礼并对司机说。

  “请把所有的车窗玻璃打开。”刘成贴近车辆接过司机的相关证件说。

  “你们是什么关系,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去干什么?”刘成快速又麻利地问。

  “同志,我们都是一家人,从昆明来,送老人回昭通老家去。”司机礼貌地回答。

  “麻烦把后车厢打开。”这时,站在车右侧天津市公安局女民警朱雪娅对司机说,然后朝后车厢走去,检查是否有违禁品。

  “没有发现可疑物品。”朱雪娅用手中的仪器检查一番后,用手朝前方的刘成做了一个动作说。

  “谢谢您的配合!您可以走了,请小心驾驶。”这时,核查完身份信息的刘成,将证件递给司机后示意可以开车离开。

  就这样,大约3分钟才能检查完一辆车。

  “一个班次,仅重复这样的话语和动作至少上2000次。”声音有些沙哑的刘成说,自7月7日参与毒品查缉对抗赛以来,昭通主战场就有天津、陕西、山西、河北4个蓝方战队和云南红方战队,5个战队被分为“早、中、晚”3个班次进行循环查缉。

  “一个班次就是8小时。”朱雪娅说,她是第二次参加对抗赛,既陌生又熟悉,但每一次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和收获,而每每与战友们收获到“新鲜故事”时,8小时的疲劳会瞬间消失。

  当朱雪娅把口罩摘下,这位1992年出生的“女汉子”脸上显现出一道被晒出的“黑白”口罩印。她说,每位女孩都渴望有一张漂亮的脸,而她早已习惯并爱上“武”妆的印记。

  这不,就在对抗赛的第一天,她和战友们就收获了战果,在一辆车上查获160克冰毒,并现场抓获2名犯罪嫌疑人。

  “车辆开始堵啦!”正值中午,由于车流量很大,听到战友们的呼喊,还未来得及喝一口水的朱雪娅又跑到前方开始工作。

  这一站,又是8小时。

  通过抽丝剥茧“老兵”断定男子身上有“料”

  查缉依然没有断档。

  15时50分,乌云散去,太阳直照身上,刺疼。

  为了迎接“中班”陕西战队的接班,天津战队部分队员开始清扫垃圾,领队和小组长记录相关查缉情况。

  16时,正是早班与中班交接时间。

  “指挥员同志!陕西战队集结完毕,是否接班,请指示。”

  “指挥员同志!天津战队工作8小时,查获管制刀具一把,其余一切正常,可以接班。”

  “是!”

  经过简短交接,双方互致敬礼后,陕西战队队员们开始进入“战场”,每位队员精神抖擞进入战位,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分工明确,职责清晰:一组前方检查车辆;二组检查客运和货车;三组对疑似重点人员和车辆重点检查。

  由于江底属常年河谷炎热气候,没过多长时间,队员们衣服全湿了。再加上身着2.5公斤重的防弹衣,执勤民警的后背经常是湿漉漉的一大片,脸上豆大的汗水一直流个不停,留下一道道白色的汗渍。

  为了防止中暑,队员们只能相互换岗在帐篷里、树荫下休息,但从未有一人因此而叫苦。

  “蚊子太多了。”来自陕西省西安铁路公安局的郭强,是一位对抗赛的“老兵”,有过参赛经验的他,提前就买了防蚊消炎药。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不仅考验着每一位缉毒民警们的耐力,更考验着队员们的责任心。

  这不,又过了4个小时。

  尽管每位队员都希望有所“收获”,但每每有疑似人员和车辆“安全通过”时,队员们的心情都会很复杂。

  郭强说,其实,每名缉毒警都希望每一寸土地都“无毒”。

  “这辆车太可疑了。”21时32分,当一辆云K牌照的微型面包车通过安检时,驾驶员与缉查民警对话有些紧张,同时脸色变白。

  陕西战队小组长张驰和郭强立即将司机带到重点检查区域进行全面“体检”。

  “您从哪里来,去哪里?”

  “我从景洪来,要去重庆。”男子支支吾吾地回答。

  这时,公安部第三研究所提供的检测仪器也显示有异常,让郭强和战友们有些“兴奋”,队员们开始在车上检查。

  “定位器!”在男子的身上,郭强搜出一个遥控状的“钥匙”,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之前与昭通战队交流心得,他立刻判定这就是定位器,更让他断定该男子身上一定有“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缉查民警发现这辆车的前排中控有明显划痕,其中一个角还有细小的缺损,显然是被人拆卸过,民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中控塑胶盒打开,很快在车辆的中控位置处查获了6块黑色块状物,经检测为4.42公斤冰毒。

  队员将男子控制住,终于“斩获”一案。

  “有枪!”该名男子案件还未交接完毕,旁边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原来,队员们在查缉一辆山西牌照车辆时,从车上搜出了一支“手枪”。

  最后,经民警检测,这是一支高压气枪。但为了对他人和当事人负责,陕西战队还是联系了鲁甸县公安局,将人和物带到派出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

  “身份证过期、带管制刀具……8个小时下来,总能查到一些‘问题’。”郭强说。

  被蜇成“胖子”病未痊愈就带伤上岗

  7月17日夜,明月挂空,蛙叫蝉鸣。

  23时50分,代表云南战队出征的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接过山西队的岗哨,标志着“晚班”工作正式开始。

  虽然熬夜早已成了家常便饭,但“安全阀”一直“拴”在每位队员们的身上。

  “大家不要放松警惕。”王宝,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流动警务站负责人。他说,虽然通过各个关卡的严查,大大压缩了毒贩的“生存空间”,但仍有犯罪分子会趁着黑夜“浑水摸鱼”,这不仅考验着队员的“熬功”,更考验着队员的同心协力。

  “这辆车携带着2个包裹。”7月18日凌晨3时刚过,天开始变冷,还吹起了风,但队员们仍坚持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细心严查。

  饿了,啃一口干粮;困了,在地上打个盹。

  这不,一辆网约车经过这里时,车上有2个用黄色胶带缠得很严实的包裹,引起了缉查民警们的疑心。

  “师傅,我们要打开检查,麻烦您亲自打开。”说着,2名缉毒警察用执法记录仪开始录制。

  原来,客人为了防止新鲜的野生菌被高温闷坏,特意在里面放置了许多冰块,让在场的人虚惊一场。

  5时多,快要天亮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小雨,队员们顾不上穿雨衣,坚守在卡点……

  作为东道主的云南红方战队,不仅要与蓝队比成绩,也要将自己的缉毒经验传授给同行战友们。

  “我们下岗哨后都会与大家交流心得。”王宝说,为了让同行回到岗位后有更多更好的制胜法宝,他们会将现场实战经验和大家面对面交流。

  “总有‘意外’发生。”王宝说,就在执勤这几天,战友陈洪因被马蜂蜇伤,瞬间变成“大胖子”而住院。但因为人手紧张,他伤还未痊愈,便从医院溜了出来带伤上岗……

  8时,又是早班与晚班的交接时间,队员们又开始忙活起来。

  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站长邱林成介绍,仅2019年,警务站就先后承办公安部禁毒局、省公安厅禁毒局组织开展的公开查缉毒品技能大比武活动3次,共查获毒品案件5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5人,缴获各类毒品可疑物225.553千克,为全省禁毒堵源截流工作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这不仅是比赛,更多的是责任。”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对抗赛结束时间也临近了,队员们表示,他们不仅学到了缉毒技能,更看到了云南缉毒民警在毒品形势严峻、条件艰苦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坚守,甚至还面对着死亡威胁和利益诱惑,如刀尖上的舞者,底色不改,雷霆缉毒。

  本报记者 汪波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8 云南禁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8011294号